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相关:建筑音乐铁路潮流电影喜剧片名人船舶上海摄影
    位置:首页 > 历史

    教授日记里的“五角场”

    2016年10月27日 来源: 互联网
    教授日记里的“五角场”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五角场,左边大楼为新落成的朝阳百货公司,右边大楼为空军政治学院大楼

    教授日记里的“五角场”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淞沪路集市

    教授日记里的“五角场”

    谭其骧教授

    教授日记里的“五角场”

    贾植芳教授与夫人任敏

    读史老张

    几十年前,作为乡镇集贸中心,五角场五路通衢。虽不及市区繁华,但百货店、点心铺、浴池、理发室、中药房和照相馆等一应俱全,甚至还有出售农具、化肥和菜籽的商铺,更有电影站(后改建为电影院),也由此成为靠近复旦大学的一块生活和文化“绿洲”。几十年过去了,五角场邮局早已迁往他处,原来新华书店和淞沪饭店一带,万达广场高高耸立,淞沪路、翔殷路一带“上海书城”和“大众书局”的店招赫然在目,还有多少人晓得五角场曾经的样貌?

    今天的“夕拾”,翻开两位已故复旦学问大家的日记,带我们由先生们记录的文化地标,走进一幅五角场民俗风情画里去。

    因查资料,读了两部公开出版的日记。一部是 《谭其骧日记》(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以下简称“谭记”),另一部是贾植芳《早春三年日记》(大象出版社出版,以下简称“贾记”)。作者谭其骧先生和贾植芳先生,都是复旦大学著名教授——前者是历史地理学家,后者是文学史家。两部日记写于三四十年前,写作风格迥异:“谭记”仅记事,言简意赅;“贾记”兼记人,笔锋常带感情。两记的相同点在于:作为地理名词,“五角场”的出现频率很高。

    “谭记”截止于1972年底的“文革”时期,“贾记”辑于1982年至1984年改革开放的“早春三年”。粗略统计一下,1966年5月至1972年12月的“谭记”中,仅一句“五角场一转”就出现过三十多次;“早春三年”的“贾记”,有近二十次提到“游逛”五角场。两位先生都曾住在复旦教工宿舍,还先后在国顺路上的“第九宿舍”安家,这里离五角场一箭之遥,抽空到五角场走走,当然不算什么稀奇。让我好奇的是,在他们笔下,当年五角场的风景如何?

    “五角场一转”的无奈

    三十多年前,五角场由原宝山县管辖,属于郊区。复旦大学位于五角场地区,也算不折不扣的“乡下”。那时,粮油副食品补贴标准,市区要好于郊区,据说陈望道校长曾多次向市领导建议,将复旦划归市区,以改善知识分子待遇。他的愿望直到他逝世后才实现——1984年,五角场划归杨浦区。“两记”真实地反映了寓居“乡下”的复旦人的生活环境。例如,写进入上海市区,“谭记”往往写成“入市”,如1966年5月16日:“下午入市,量衣服。到科学会堂出席社联开座谈会。”1971年3月31日:“早入市。9:00-11:15政协旧址座谈总理访越……”“贾记”则将进市区写作“进城”,有时甚至写成“去上海”,如1983年5月6日:“早上敏(指贾夫人任敏——笔者注)随小卞进城……晚饭后归来。”5月24日:“桂英姊妹早饭后去上海购物。”6月16日:“午饭后到上海散步,一直走到外滩公园才坐车回家。”

    那个年代,“入市”“进城”一趟不易,从复旦到市中心要换乘两三部公交车,来回折腾大半天。因此,离复旦较近的五角场,自然成为休闲消费的“胜地”。“谭记”显示,谭其骧先生几乎每个星期日都会去五角场,有时甚至隔天就会去转转。即使在“文革”初期,他作为“反动学术权威”被打倒,被迫写检查汇报、打扫厕所,一有空他也会去“五角场一转”。如,1967年1月20日:“上午六号楼(指学生宿舍——笔者注)打扫。下午五角场一转。”22日:“……写汇报至十二时半毕。下午五角场一转。”25日:“上午六号楼打扫。下午五角场一转。”31日:“上午到系。下午五角场一转……”2月1日:“上午六号楼。下午五角场洗澡,吃饭。”

    谭先生当时的心情,未在日记中披露,作为后生的我,却能咀嚼出“五角场一转”背后的愤懑与无奈。

    无名小店与有名“大店”

    作为乡镇集贸中心,当年五角场五路通衢,虽不及市区繁华,但百货店、点心铺、浴池、理发室、中药房和照相馆等一应俱全,甚至还有出售农具、化肥和菜籽的商铺。

    从“两记”中可知,两位先生去五角场,除了散步外,主要是洗澡、理发和采购食品、杂物,如“谭记”1967年2月8日:“下午五角场购烟,鸡毛掸。”10月14日:“至五角场买点心、稿纸。”1972年4月14日:“下午休息,五角场一转,购果酱、烤子鱼等。”“贾记”1982年9月12日:“下午和敏去五角场买面条……”1983年4月12日:“晚饭前和敏去五角场散步,买甘蔗一根……”此外,修鞋、修钟表、配中药和到银行存取款等,也被“两记”一一记录,活脱脱勾勒了一幅五角场民俗风情画。有意思的是,“贾记”1982年11月3日写道:“午睡后,全家散步到五角场买菠菜籽。”买菠菜籽做什么?难道贾先生还自己种菜?“贾记”里没有解释,这对于我,倒是一个有趣的谜。

    不过,当年物资供应短缺,国营商店“吃大锅饭”,消费体验并不如意,有时不免令人扫兴。“谭记”1967年7月11日:“五角场找水果不得,晚饭吃不下,饭后即睡。”12月13日:“下午五角场购灯泡不得。”1969年11月23日:“下午理发,五角场购烟,欲洗澡,以人太多作罢。”1972年2月14日,谭其骧先生一早就去五角场,“……欲理发,因排队太长,购年糕五斤即归。”几天以后的2月19日,他又去五角场理发,依然“不得”,只好“购圆珠笔芯,取中药而归”。直到2月20日,在国权路上,谭先生才算完成了理发。

    “两记”中,凡去五角场洗澡、理发和消费购物等,均未写明店名。“贾记”1983年10月13日写道,“午睡后,全家去五角场游逛,好久不来了,有些陌生,在那家回回馆吃了啤酒、牛肉和油墩子,‘穷人的欢乐’而已。”那家“回回馆”叫什么名字?贾植芳先生没有写。五角场店铺林立,大多不是什么“大店”、“名店”,也许,两位当事人也未必记得住那么多店名。

    唯一例外的是,两记中不约而同地写下了一家店家的名字:“淞沪饭店”。淞沪饭店位于淞沪路85号,它既不是百年老店,也算不得“名特优新”,从未列入过上海著名餐饮企业名录。80年代初我在复旦读书时,曾去那里打过“牙祭”,用今天的眼光来看,那里的菜肴不过是“农家乐”水准。然而,“淞沪”之名却屡屡出现在“谭记”中,1967年3月1日:“上午六号楼,到系。下午五角场淞沪饭。”1968年1月9日:“晚不举火,全家三人至淞沪食堂吃。”1971年1月17日:“星期日。早多睡,午至淞沪吃饭……”2月25日,正值谭其骧先生60周岁生日,他在淞沪饭店享用了生日晚餐,“今日余满六十岁……晚偕永(指谭夫人李永藩——笔者注)淞沪饭店吃饭,饭后洗澡,归已九点。”“贾记”里提到“淞沪”,则是记录了一次重要的宴请,1983年8月19日:“中午应邀去五角场淞沪饭店午饭,是徐俊西、章培恒、蔡传廉、应必诚、陆士清等人做东,宴请六十年代的同学,北京来的两个客人,由我和蒋孔阳作陪。宴请的还有范伯群父女俩……”

    查史料可知,淞沪饭店的历史,比五角场鼎鼎大名的“朝阳百货”还要悠久。朝阳百货前身是“万紫百货商店”,建于1959年,砖木结构;1971年定名为朝阳百货商店;1989年翻修改造,改名为朝阳百货公司。而淞沪饭店建于1955年,是两层楼的砖混建筑,为五角场最早的国营商店。在沿环岛为中心的商铺群中,淞沪饭店鹤立鸡群。难怪,“淞沪”会被记入“两记”,成为两位先生改善伙食、宴客交友的“大店”。

    环岛周边的“文化绿洲”

    那些年,看电影是最高的“文化消费”,两记均记录了若干次看电影经历。令人纠结的是,当年五角场没有像样的电影院,只有一家电影放映站,名叫“五角场放映站”(“文革”中一度改名为“红星放映站”,位于翔殷路北侧,今大西洋百货以东、近中环路上匝道处),它原是五角场农村流动放映队租用的礼堂,1961年被改造成固定电影放映站。在我儿时的记忆中,放映站破破烂烂,顶棚是用毛竹撑起的,低矮狭小,座位为长条木椅,观众受到长椅上臭虫的骚扰时有发生,条件非常简陋。

    谭其骧先生曾多次看电影,仅1970年7、8、9三个月间,谭先生看的电影有:样板戏电影《红灯记》《智取威虎山》,复映的抗美援朝电影《奇袭》《铁道卫士》,朝鲜电影《战友》,阿尔巴尼亚电影《地下游击队》及一部越南电影等。从“谭记”上下文来判断,谭先生看电影的地点应该就在复旦住所附近,如1970年7月20日:“下午二时至三时许看电影《奇袭》,工作。”8月3日:“下午三点半后看电影 《铁道卫士》(原文误植为 ‘铁道卫生’——笔者注),余工作,晚至九点半。”谭先生究竟在哪里看的电影?是在五角场放映站还是在复旦大礼堂(今相辉堂)?“谭记”未予说明。

    “贾记”则指明了看电影的地点——五角场,如1982年8月24日:“昨天中午全家去五角场观看英法合拍的《苔丝》,此片在上海很轰动,买票不易。”据此推断,贾植芳先生欣赏这部经典文艺片的地点,是在五角场放映站。1983年,五角场放映站被拆除,在它斜对面(翔殷路南侧,今合生汇商场附近),建起了一家标准电影院,取“翔殷路”之谐音,定名为“翔鹰电影院”。“贾记”1984年8月20日写道:“晚饭后,全家三人去五角场看电影《驯虎记》,桂英请客,是苏联1962年出品。”这部《驯虎记》,应该就是在翔鹰电影院上映的。

    除了放映站,五角场环岛周边可以称得上“文化绿洲”的,只有邮局和新华书店。邮局位于翔殷路上,开间很小,门口的阅报栏,一天不差地展示着《解放日报》和《文汇报》;新华书店位于淞沪饭店南侧,坐西朝东,灰色水泥建筑,是五角场比较“上档次”的店面。“谭记”1972年6月13日记:“下午到五角场定 《考古》《文物》,《考古》从九月起,《文物》从《参考》起。”《考古》和《文物》杂志是“文革”后期复刊的硕果仅存的考古类学术刊物,在艰难时刻,五角场邮局成为谭其骧先生与国内文物考古界沟通的桥梁。“文革”结束后,曾因“胡风案”蒙冤的贾植芳先生重整旗鼓,为自己的研究课题收集各类书刊资料。“贾记”1982年12月20日记:“下午全家到五角场洗澡,购得本月份《小说月报》 一册……”1983年8月16日又记:“在医院回来和敏在五角场购物,买《牡丹亭》新版一册。”想来,五角场邮局和书店是贾先生的必到之处。

    几十年过去了,五角场邮局早已迁往他处;原来新华书店和淞沪饭店一带,万达广场高高耸立。如今,每每路过淞沪路和翔殷路,抬头瞥见“上海书城”和“大众书局”的店招,就会猛然想起,自己正走在两位先生记录的文化地标上……

    位置:首页 > 历史
    加载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
    上海上班族颜值等级!
    上海上班族颜值等级!

    大上海2017年,上海GDP位居全国第一,在亚洲范围内仅次于日本东京。上海拥有2400余万人口,其中数百万上班族是上海GDP增长的中坚力量,并且他们从不假装生活,因为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他们对自己颜值的关注也水涨船高。

    淞沪战场这一战诞生了两个铁血连队还牺牲了一位将军
    淞沪战场这一战诞生了两个铁血连队还牺牲了一位将军

    1935年,他率领部队驻扎在湖南省邵阳县。对于日本大举侵略中国东北,他深为忧虑,对于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他更是想不通,于是,他常对家人抱怨:“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难道这个道理一国之君不懂,成何体统! ”他叫李伯蛟...

    一盘巴蛸700元饭店:误将1斤写10斤
    一盘巴蛸700元饭店:误将1斤写10斤

    小票显示一盘巴蛸700元。本报讯 “昨天在营城子一家饭店吃饭,结账时收了1240,我们觉得不对劲,一看单据发现一盘海鲜被要了700元!”昨日,刘先生给本报热线来电。刘先生告诉记者,17日晚他和朋友共6个人在营城子一家海鲜饭店吃饭...

    25年前的今天,让学霸哑口无言、中国地图开疆第一人谭其骧逝世
    25年前的今天,让学霸哑口无言、中国地图开疆第一人谭其骧逝世

    25年前的今天,让学霸哑口无言、中国地图开疆第一人谭其骧逝世 万象历史 2017-08-28 12:0725年前的今天,让学霸哑口无言、中国地图开疆第一人谭其骧逝世谭其骧(1911年2月25日-1992年8月28日),浙江嘉兴人,是中国著名历史学家、中国历史地理学主要奠基人。

    住这个饭店你兜里那就不叫钱
    住这个饭店你兜里那就不叫钱

    著名的迪拜帆船饭店,坐落在迪拜的一个人工岛上,据说是世界上唯一的七星级饭店。住在这个饭店里是一种怎样的奢华体验呢?总的感觉,你兜里的那不是钱,是纸而已。英国每日邮报的记者Becky有机会体验了一回,并在网上分享了她的感受...

    今日爆料:某男星因为电影口碑太差,在圈里成了笑柄
    今日爆料:某男星因为电影口碑太差,在圈里成了笑柄

    扒姐,我是鹿晗的小老婆嘤嘤嘤~~~前段时间公司里接了一个最近新片的宣传制作方案,然后圈里的几个公司的老板一起去吃饭,身为小助理的我也很荣幸的去见识了一直只在电影名单上见过名字,没见过真人的那些大咖。大老板们在饭桌上喝酒聊天基本上就是各种互吹牛逼,互相夸对方。

    这部影片堪称为作假戏真做的鼻祖
    这部影片堪称为作假戏真做的鼻祖

    两部电影,一部高智商犯罪,一部在拍戏的时候真的发生了性关系。高智商犯罪的这部是印度电影,名字叫《误杀瞒天记》。影片除了和以往印度电影一样长达3个小时之外,在IMDb上的评分也是高达8.8。我们知道阿三水军刷IMDb评分是在国际上出了名的,那么我们来看看国内豆瓣的评分。

    一个军歼敌四万:人民解放军26军在淞沪战役
    一个军歼敌四万:人民解放军26军在淞沪战役

    按:本文由张保军先生撰写并提供,原载《一代名将张仁初》一书第二章第七节,原题《一个军歼敌四万 战淞沪军政双赢》。特此致谢!张仁初,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饭店结账单你看吗?藏了这么多猫腻,小编躺枪中!
    饭店结账单你看吗?藏了这么多猫腻,小编躺枪中!

    吃饭买单这是个有趣的话题在中国可以算的上是一种学问啊AA制、请客、抢单、逃单、假惺惺买单……当然这个不是今天的重点今天的重点是结账单 先来看看!这些奇葩的结账单……记账单也要收费!1荤1素配 812瓶啤酒……1串鸡翅配740瓶啤酒6个菜配1236瓶啤酒惊呆了吧!

    相关推荐
    日本画报上在淞沪死伤的中国军人看到最后一张怒了!
    日本画报上在淞沪死伤的中国军人看到最后一张怒了!

    在中国历史上,不论是1.28淞沪抗战还是8.13淞沪会战,都具有举足轻重,不可磨灭的意义。两次淞沪战役,中国军队与中国军人都用自己的顽强与勇敢,给了妄图以蛇吞象的日本侵略者迎头痛击。在淞沪会战中受伤准备转运的中国士兵牺牲的中国士兵遗体被抬上...

    淞沪会战中的“神炮”
    淞沪会战中的“神炮”

    1937年“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以后,中国军队在上海“八一三”淞沪会战中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猖狂气焰。在这次会战中,我军左翼阵地的一支炮兵曾重创敌军,日寇因此还给这个炮兵部队起了个绰号叫“神炮”。

    淞沪会战中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
    淞沪会战中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

    第十九路军是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的一支部队,因一?二八事变和福建事变而闻名,前身是粤军第一师第四团。图为蔡廷锴与谭启秀。1926年由粤军第一师改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在1930年中原大战中助蒋介石击败冯玉祥、阎锡山,番号改为十九路军,由蒋光鼐为总指挥,蔡廷锴为军长。

    愚人节新闻弄假成真,一语成谶高官被枪决
    愚人节新闻弄假成真,一语成谶高官被枪决

    1946年4月1日愚人节当天,上海《辛报》刊登了一则“独家新闻”,标题是《姜公美今日枪决》。姜公美何许人也?姜公美是抗日战争胜利后在上海“显赫一时”、红得发紫的人物,国民党上海宪兵队队长,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屠夫,他来沪早,下手快,以“接收大员”的身份,接收到不少产业。

    抗战一年后国民党军队的整补和扩充
    抗战一年后国民党军队的整补和扩充

    淞沪会战中的国军机枪阵地80年前,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了“七七”卢沟桥事变,从卢沟桥事变至1938年10月武汉会战结束,这15个月为抗日战争的初期,历经淞沪、太原、徐州、武汉等四次大会战以及若干小的战役。

    淞沪会战的“血肉磨坊”:血腥的罗店争夺战
    淞沪会战的“血肉磨坊”:血腥的罗店争夺战

    淞沪会战是抗战历史上最惨烈的一场战役,被称为淞沪绞肉机。当时日军和国军双方都投入最精锐的重兵,集中数百架飞机和数百门火炮,参战的日军军舰也有40多艘。可以说,国军这方面无论海陆空三军都是不敌的,尤其火力上差别太大,完全被日军压制。

    淞沪抗战前日本人认为蒋介石是另一个张学良然而他们错了
    淞沪抗战前日本人认为蒋介石是另一个张学良然而他们错了

    12月6日,南京政府提出“一面抵抗,一面交涉” 的对日方针。蒋介石也提出了“和平未到完全绝望时期,绝不放弃和平,牺牲未至最关关头,绝不轻言牺牲” ,对内则以安内攘外为基本方针,在策略上,争取准备时间,充实抗战国力。

    淞沪会战中的杂牌部队:走上千里路来为国家献出生命
    淞沪会战中的杂牌部队:走上千里路来为国家献出生命

    抗日战争初期的淞沪会战,前后打了3个月,中国军队总共投入了约75万部队,除了精锐的中央军,地方上的川军、湘军、桂军、粤军、皖军、东北军、西北军都有参加,真正是一场全民抗战,这些装备参差不齐的杂牌部队,面对装备精良的日军,在陆海空现代化立体作战面前,在淞沪战场上的表现究竟如何?

    淞沪会战—被日军载入史册的惨烈战斗
    淞沪会战—被日军载入史册的惨烈战斗

    这是一幅上海旅游参观地图。它的制作者,不是旅游公司,而是——日本帝国陆军,这是为什么呢?答案就在这条参观线路上。这一条线路上,没有风景,没有古迹,有的都是曾经硝烟弥漫的战场,游客在这里会看到什么呢?日军自己动手...

    相关标签
    Copyright © 2015 Wanhuaj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