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相关:人物名家名人电脑北京浙江电影爱情片淘宝
    位置:首页 > 历史

    莫言说了,微信上那些深度好文都不是我写的

    2017年1月11日 作者:青阅读

    2012年在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后,莫言就成为了中国人关注的焦点,莫言作品成为市场追捧的热点,莫言的一言一行都成为舆论的焦点。2017年1月11日,莫言露面北京皇家饭店,参加由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浙江文艺出版社主办的“莫言长篇小说系列最新版暨莫言作品独家授权”新闻发布会,在人群的包围之中,他回顾了自己的创作历程,表示想扇当年某编辑一个大耳光,谈到贾平凹当年去火车站接自己的往事,坦言朋友圈那些“你若等我该有多好”的“深度好文”都不是自己写的,并对读者提出的“中国作家什么时候再能得诺奖,你会做一些帮忙的事情吗?”给出了一个需要保密五十年的答案。


    发布会现场的莫言

    浙江文艺出版社获得独家授权的“莫言作品全编”,囊括了莫言自1981年开始创作以来发表过的全部作品,涵盖了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散文、剧作、演讲、对话等诸多体裁。第一批已经推出的“莫言长篇小说系列”有莫言迄今为止的十一部长篇,包括《红高粱家族》、《天堂蒜薹之歌》、《酒国》、《丰乳肥臀》、《檀香刑》、《生死疲劳》、《蛙》等长篇小说。两个月后,“莫言中短篇小说系列”(五种)亦将推出。

    以下为莫言现场发言整理,有删节

    我们部队的邮递员每次见我都很反感

    我1981年10月份开始发表小说,至今印象非常深刻。我处女作短篇小说是《春夜雨霏霏》,对于文学作者来讲,发表处女作是人生当中重大的节日。因为之前我写了很多的小说,也写了诗歌、话剧,我把我的文学作品投向全国几十家的刊物,以至于专门到我们部队的邮递员老孙很反感,每次见我都很反感,说如果每个单位有你们这么一个人,我们邮电局就天天给你们送邮件。

    这部小说发表以后,我才知道还要给稿费,当我收到72块钱的稿费的时候,真是欣喜若狂,因为当时我还是一个战士,每月工资是15块钱。然后一下子给了72块钱,那个时候部队的一个连长的工资一个月才52块钱,所以我们部队当时都知道大队部的保密员发财了,让我请客。当时在保定买一只马家堡鸡花了10块钱,买了最贵的酒,买了最贵的烟也是5块多钱,把战友都叫去,一人吃一块鸡,去的晚的啃一块骨头,大家都非常高兴,觉得我给部队带来光荣。

    在处女作发表大喜事鼓励之下我继续不断写作,然后连续投稿,然后发表,连发五篇小说。双月刊版面有限,后来主编说你能不能往别的出版社投一投,我们不能老发你的。这个时候,我们上级机关调我到北京工作,我不愿意离开保定,因为我感觉保定是我的福地,他们说你应该把眼界放宽一点,你应该到北京开拓视野。果然我到了北京以后对文学界的接触更多,开始在《解放军文艺》,《人民文学》上发表作品。

    总而言之,上个世纪80年代是文学的黄金时代,但是当时我们也没有感觉到那个时代有多么黄金,甚至我们感觉到还挺压抑,因为经常说这个小说是因为描写了什么样的情节而被退稿,哪部小说因为描写什么情节而被批评等等,现在想起来大家确实比文学当做一个重大问题来关注,全国人民把文学作为一个关注热点。一个刊物可以发行数百万份,一次诗歌朗诵会在首都体育馆竟然可以卖的坐无虚席,而且很多站票,由此可见对文学的关注度很高。


    莫言则专门为浙江文艺出版社题录了“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相赠。

    《红高粱》、《天堂蒜苔之歌》这样作品都是在军艺两年写出来的,《天堂蒜苔之歌》是1987年从军艺毕业以后写出来了。之后经过鲁迅文学院跟北京联合大学联合举办的研究生班,那个地方又学了两年多,其中有半年应该是学英语。这半年时间头几个月我还非常认真地学,也背过好几百个英语单词,后来确实经不住写作诱惑,实际上经不过编辑诱惑。编辑说你学英语不如写小说,你学英语干什么,出国有翻译,而且你在中国生活,把我学英语热情给我浇灭了,后来开始写小说。现在经常后悔,后悔当时没有坚持下来,后悔听了某一个编辑的妖言惑众,把我的英语学得半途而废。当在机场转机,一个人站在机场里面茫茫四顾,目无熟人,航班信息不明,这个时候那种焦虑和痛苦让我想起了当年那个编辑。如果他在我眼前我肯定要扇他一个大耳光。

    总而言之,写作从81年发表作品到今天算起来也是35年多,那么在30多年的时光里面真是应该写更多作品,但是因为这样那样的一些原因,也是因为自己的懒惰,就没有写的太多。我一直认为我应该写出一部更好的作品,让它真正成为世界文学的经典,每次写的时候都是铆足劲写世界文学的经典,但是往往写着写着就感觉像爬一座高山一样,爬不到顶气就泄了。所以这是对一个作家的毅力、财力、精力的考验。现在人过60,依然还是有写伟大文学的梦想,经常在梦里面一部经典作品要收尾了,也经常在梦里面对自己写出来的句子做精品,我们写的这么好,醒来以后还是没有写了。

    时代变了我也跟着变了

    梦想就是不容易,如果一个作家没有这种写经典文学的梦想,那么我想我可以搁笔了,正是因为还有这样一种热情,还有这样的实力,还是要写下去。涉及到大家比较关注的问题,我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至今,今年是第五个年头了,很多次媒体预告了我的新作的内容,甚至是题目和出版时间,按照至今千呼万唤不出来,今年能不能出来呢?我觉得今年还出不来。可能还要过一段时间。

    非常坦率地说,我一直在努力,而且我一直很努力,尽管确实这几年参加各种各样的社会活动,去过很多地方,做了很多的演讲,也写了很多杂七杂八的其他文章,但是我对文学的这种梦想的力度没有减弱。我对写经典文学这种准备没有停止,我一直在搜集各方面材料,甚至也悄悄地到一些我准备写作当中的小说里面的人物的生活过的地方去做一些调查和采访。总而言之,千方百计做准备,尽量想这个作品写得好一点。但愿我的新作出来不会辜负大家的希望,一个作品写作是连续的,一个作家写作不可能完全切断跟他旧作的关系。就像一个父母,一对父母生养了一群孩子一样,每一个孩子看起来面貌都有差别,有的甚至很像。但是要找出两个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完全不可能,因为都是同样的父母生育出来的。

    所以我的新作,我想应该跟我已经发表的所有的作品都有一种内心的联系,应该有一些永远不会变的东西,因为我这个人没有变。但是肯定有一些新的变化,因为时代变了我也跟着变了。

    我非常企盼着,我现在比任何一个人都更企盼着中国第二个中国诺贝尔文学创作者,因为一旦出现以后,热点、焦点都会集中在他身上,我就可以集中精力写小说了。这个我认为还是有希望的,但是什么时间会得,我也不是算命先生,当然我作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我有向瑞典学院推荐认为得奖候选人的权利,我也会好好行使这个权利。我确实推荐了,但是要保密50年。

    贾平凹在火车站等了我8小时

    贾平凹是我的大哥,我非常尊重他,虽然坐在一起的机会不多,但是神交久已,我很难忘却80年代从新疆回来,当时还跟他没有见过面,冒然给他拍一个电报,让他去火车站接我那个往事,因为火车晚点8个小时,贾平凹拿着一个牌子在西安火车站拿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莫言两个字。后来人家说你们把牌子翻过来我就告诉你,你上面写着莫言谁敢说话。

    我看到网友批评我,莫言这个人太不地道了,让贾平凹等了8个小时也不出现,也不告诉人家。没有办法,那个时候没有手机,在火车上也不能拍电报,我下火车以后,充满希望到处张望,看到能不能看到贾平凹的身影。同学们说你做什么梦,贾平凹这么大的名气,你没有见过人家,人家怎么可能接你,后来我想也是,他怎么会来接我,互不相识,多年之后在日本看到这篇文章才感觉到真是老贾真是好人,真去接我。但是后来他没有吃亏,他这篇文章转载了几百次了,得了很多的稿费。

    希望文友们把自己孩子认领回去

    有一年在朋友的地方吃饭,有人说,我要献莫言老师的诗歌送给莫言老师,题目叫做“你若等我该有多好”,然后我说,这要是我写的该有多好。现在互联网确实流传很多这样的诗歌、立志小文,箴言警句,鸡汤类的东西,关于抽烟,关于爱情,关于立志的等等很多,我觉得其实都非常好,我也很感叹这些写友,为什么要把自己这么好的作品放到我的名下呢?万一哪天我把他们结集出版以后,他们会不会来打官司呢?所以我希望这些朋友们赶快正名,把自己的孩子认领回去。要不然哪一天演变成书怎么变?你来认领的话,首先是你侵权了,还挺麻烦的这个事。


    出版社与莫言互赠礼物

    写作思维枯竭怎么办?

    首先应该有强烈的创新意识,就是我在动笔之前就想一定要创新,一定要写一部跟过去的作品不一样的作品。当然写的过程当中就像人走熟了一个道,不知不觉顺过去了,努力提醒自己,纠正自己,强烈创新意识,逼着自己走艰难的,危险的,艰苦道路。

    第二,要善意学习别人,我们这个年纪你说下到农村去,下到工厂去,长时间生活,跟工农兵同吃同住同劳也不现实,即便努力争取,从年龄人也不会让你这样那样,最主要学习就是通过阅读学习,我当然不是鼓励大家抄别人的东西,但是要从别人的东西里面举一反三。你看到人家写这样一个故事,你马上由此联想到另外的故事。这个故事只有你自己知道是从哪里受到启发,别人看不出来的,应该善于做这样一种学习的借鉴。

    有人发现《一个人的命运》是抄写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我们都读了,根本想不到这两个小说怎么有借鉴和学习的关系,但是一点破以后,你想老人与海,一个老人在海上跟一群鲨鱼搏斗,最后一无所有,拿着一个鲨鱼的骨架回去。再想想一个人的命运,从家庭,抓去做战俘,儿子、老婆,什么都没有了,最后收养了一个小孩儿跟自己相依为命,真是有一点的相似性。所以我们应该在阅读当中应该向海明威学习这种精神,构想出自己新的具有创新性的故事。

    再一个就是善于向别的艺术门类学习,我说我从妲己里面得到了灵感构思了一个小说,别人也不会相信,但是事实上这种事是存在的。当你看到一个人,一个芭蕾舞演员站在一个男人的肩膀上,女演员表演芭蕾的时候,我们不仅仅在欣赏这样一个芭蕾舞,西方艺术和中国杂技结合的节目,而会想到我们的小说。我们的小说里面能不能产生这样一种嫁接,就是像芭蕾舞一样站到杂技演员肩上一样,所以这样门类的节目,艺术,像音乐、舞蹈、美术、电影、电视都可以变成小说创新的刺激力和想象力的产生的源头。总之这个事情要详细说,很难说的很准确,每个人思维都是非常难以结实的过程。我们脑子瞬间完成一个计算机,我们老师不相信计算机能代替人脑,想象就是计算机不如脑袋。我不相信有一部计算机看了《老人与海》能够写出一个人的命运来,这是人脑子艺术思维方面,绝对不会让计算机模仿。

    E°N°D

    青阅读(qyuedu)

    也许你还想读更多

    戳链接

    位置:首页 > 历史
    加载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
    他曾经是“体育王子”“兵哥哥”,最后成了“星系天文学之父
    他曾经是“体育王子”“兵哥哥”,最后成了“星系天文学之父

    音频地址: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5MzE3NTYxOQ==&mid=503675250&idx=1&sn=5f0195490e070209992609a7a21b0f72#rd主播 | 阳燕撰...

    “中国诗词大会”:繁华落幕,速去读书!
    “中国诗词大会”:繁华落幕,速去读书!

    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总冠军——武亦姝“中国诗词大会”:这个春节,“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火了。与此同时,“我是歌手”第五季也火了。但是,如果像迷恋“进口小哥哥”、“谭晶大魔王”一样,去吹捧叫好武亦姝、陈更,显然不是诗词大会节目组的初衷,也不是这个节目的意义所在。

    但是不要忘了谁在爱你|凤凰好书榜1月榜(20种)
    但是不要忘了谁在爱你|凤凰好书榜1月榜(20种)

    读 书。 一个朋友又寄来一箱书,有《古代经注》,收录两千年前的与《创世纪》有关的事;绿色封皮的茨维塔耶娃诗集《我等待刀尖已经太久》……甚至还有一本普鲁斯特笔记本,我将它送给了身边的人。书从南方来,带着南方的气息,又浸着北方的冷。

    中国会写推理小说的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我
    中国会写推理小说的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我

    来源:真相推理师导语:从2007年动笔写作《真相推理师?嬗变》,一晃十年过去。在国产原创推理届,呼延云成为一位不能被忽略的作家。他的作品既严格遵循古典推理小说的“逻辑解谜”本质,也在题材、结构和诡计设计上大胆创新...

    张定浩:写作是把黑暗的东西向爱转化
    张定浩:写作是把黑暗的东西向爱转化

    “爱欲”是西方词汇,厄洛斯(EROS),古希腊的爱欲之神,丰盈与贫乏所生的孩子,柏拉图《会饮篇》里的主角。“哀矜”则是个中国概念,《论语·子张》里说,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张爱玲也引用过这句话,她说,当我们明白了一件事的内情与一个人内心的曲折,我们也都“哀矜而勿喜”吧。

    村上春树:小说为谁写作
    村上春树:小说为谁写作

    天有际,思无涯。投稿邮箱:tianyazazhi@126.com小说家看似风光,却是份孤独的职业。三十五年来,村上春树出版十三部长篇小说,作品拥有超过五十种语言译本。虽然享誉世界,但他是怎样下定决心走上职业小说家之路?

    北京小客车指标中签只有0.1%,你一辈子都摇不到号的概率有多大?
    北京小客车指标中签只有0.1%,你一辈子都摇不到号的概率有多大?

    图片来源:网络25日上午,北京市小客车指标管理系统网站发布2016年第三期申请审核结果。根据结果计算,本期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中签率再创新低,仅约为0.138%,即725位申请者中中一位。比上期个人普通小客车中签率0.14%(1:693)还要更低。

    木心丨毫无个性,是中国人的通病
    木心丨毫无个性,是中国人的通病

    文丨木心文学艺术家是个体的,所谓个体,就是自在,所谓艺术,就是自为。团体,总是二流。伟大的宝塔,旁边没有别的宝塔。……斯宾诺莎、达·芬奇、亚里士多德,一个人代表一个时代。也有一群人,成就文学艺术上的时代星座——请注意用词,我不用“流派”。

    才女张悦然:文学是鞭子,我就是被抽打的那只陀螺
    才女张悦然:文学是鞭子,我就是被抽打的那只陀螺

    2016 年7 月底,女作家张悦然推出了个人创作生涯中最新一部长篇小说《茧》。新书发布会放在了京城地标性建筑——798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办,被冠之以“80 后的精神成长”,颇有点破茧成蝶的意味——距离作家上一部长篇小说《誓鸟》出版已经过去了十年,《茧》的面世显然有些姗姗来迟;

    相关推荐
    莫言:我的文学梦依然强烈
    莫言:我的文学梦依然强烈

    儒雅的中式服饰,盘扣系得一丝不苟。所到之处,水泄不通,闪光灯亮成一片。他眯起眼睛,对此习以为常。还是那个熟悉的莫言,距离摘得诺贝尔文学奖已经过去了四年多,他依然是当代中国最受瞩目的作家。日前,莫言带着他的长篇小说系列最新版亮相北京...

    莫言:我想怎么爱我自己,就怎么爱我自己
    莫言:我想怎么爱我自己,就怎么爱我自己

    世界上的事情,最忌讳的就是个十全十美,你看那天上的月亮,一旦圆满了,马上就要亏厌;树上的果子,一旦熟透了,马上就要坠落。凡事总要稍留欠缺,才能持恒。——莫言 《檀香刑》轻易不动感情的人,一旦动情,就会地裂山崩,把自己燃烧成一堆灰烬,被他爱上的人,也会被这狼烟烈火烧烤得痛不欲生。

    莫言:吃相凶恶
    莫言:吃相凶恶

    在我的脑袋最需要营养的时候,也正是大多数中国人饿得半死的时候。我常对朋友们说,如果不是饥饿,我绝对会比现在聪明,当然也未必。因为生出来就吃不饱,所以最早的记忆都与食物有关。那时候我家有十几口人,每逢开饭,我就要大哭一场。

    为什么骂人时一般说“不要脸?
    为什么骂人时一般说“不要脸?

    古代的“脸”与“面”是指人体的同一个部位吗?为了宣泄对某人的愤怒不满之情,常会骂“不要脸”,意思是说这人不顾颜面,不知羞耻。但却不会骂“不要面”,这是为什么呢?这主要是因为书面语和口语的不同。“面”属于书面用语,多用于文学作品之中;

    人称他为叶帅是开国元帅之一,不仅武了得在文学方面也让人佩服
    人称他为叶帅是开国元帅之一,不仅武了得在文学方面也让人佩服

    “风雪关山访古来,评泉品酒看光杯。班超不解安邦计,定远端从睦远开。”这首诗以风雪起兴,风雪降临人迹罕至的关山,昔人举杯品酒,再凭古吊今,直抒胸臆。无论从意境还是文采,这首诗都堪称一绝。但是谁又能想到,这样一首意境与情怀都超凡脱俗的诗是出自大名鼎鼎的叶元帅叶剑英。

    一百年前的这十句口号,直接奠定了我们今天的生活
    一百年前的这十句口号,直接奠定了我们今天的生活

    现在人提起晚清,提起民初,好像都在说历史,都在说很久以前的事,其实,他们离我们只有一百年的时间,并不算长。一百年前,中国人经历了五千年未有之变局,从唯我独尊的天朝大国梦中醒来,中国人开始了艰难的探索。在这个特殊的时期...

    X射线在天体物理学中有什么用?
    X射线在天体物理学中有什么用?

    ■王春燕、陈岗、王福合/文■原标题《X射线在天体物理学的应用》天体物理学是天文学与物理学的交叉学科,是20世纪自然科学发展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分支。现代天体物理学的重要探测手段之一是借助射电技术设备接收并研究宇宙天体的辐射。

    梁实秋谈鲁迅|他有文学家的一支笔,但没有文学家应有的胸襟
    梁实秋谈鲁迅|他有文学家的一支笔,但没有文学家应有的胸襟

    鲁迅的一篇《“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让所有的大陆中学生都知道了梁实秋。两人之间历经9年(1927-1936)围绕人性、阶级性、普罗文学、翻译理念、文艺政策等展开的论战,也算是民国文坛一桩著名的事件。

    木心文学史最后一课:生活是死前的一段过程|思想国
    木心文学史最后一课:生活是死前的一段过程|思想国

    文学史听课者与木心(右一)的聚会照片摄于1987年至1988年之间,紧挨木心的是课堂的发起人李全武,这次讲课的地点在李全武家的二楼。 (陈丹青 供图)最后一课同学们,新年好。今天很难得。那么冷的天,世界文学史结束在很冷的一天。

    相关标签
    Copyright © 2015 Wanhuaj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