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镜
    首页社会国际娱乐科技时尚军事汽车探索美食旅游历史健康育儿
    相关:船舶武器欧洲首都电视内地动物足球球星品牌Rado瑞士时尚潮流
    位置:首页 > 军事

    1发鱼雷葬送纳粹巨舰“俾斯麦”—史上最传奇的剑鱼飞行员

    2017年8月5日 来源: 点兵堂

    俾斯麦号战列舰,凝聚了第三帝国尖端科技的超级战舰。作为德国海军的荣耀与骄傲,这艘艨艟巨舰的排水量超过5万吨、配备8门381毫米口径巨炮,自从下水之日起就每时每刻牵引着全世界海军的强烈关注。著名的“莱茵演习”作战行动中,俾斯麦号战列舰昂然出海,直面数倍于己的皇家海军舰队,上演了一场史诗级的海战对决。在76年前的今天,1941年5月26日,俾斯麦号在逃亡过程中遭到英军 “剑鱼”攻击机群袭击,船舵被鱼雷瘫痪,由此影响航行性能,最终被赶到的英国战列舰送进了海底。

    在这场决定性的战斗中,有一位剑鱼攻击机飞行员的表现尤为关键。他就是驾机发射鱼雷摧毁俾斯麦号船舵,彻底截断德国人逃亡之路的约翰·莫法特。今天,我们就来跟随着莫法特的描述,回顾那场决定俾斯麦号生死的命运之战。

    驾驶剑鱼攻击机,击毁俾斯麦号船舵的年轻飞行员——约翰·莫法特

    1941年5月21日,英国侦察机飞临挪威卑尔根港上空,发现两艘新锐的德国大型军舰——俾斯麦号战列舰和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正在补给燃油,准备向大西洋方向出击。这对英军的大西洋航线造成严重威胁,皇家海军立刻部署兵力,在俾斯麦号的必经之路——格陵兰岛和冰岛之间的丹麦海峡上守株待兔,监视敌舰动向。与此同时,大量皇家海军的战舰被动员起来,前往大西洋上拦截这两艘恶魔般的德国战舰。

    英国喷火式侦察机拍摄到正停泊在卑尔根港内的俾斯麦号

    在5月24日爆发的丹麦海峡大战中,皇家海军引以为傲的胡德号战列巡洋舰,在不到10分钟之内就被俾斯麦号击沉,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也身受重伤。更糟糕的是,在经历了一番追逐之后,英国海军编队居然阴差阳错的跟丢了这两艘德国战舰!此时,大西洋上的形势已经是岌岌可危,一旦这艘当时世界上吨位最大的超级巨舰抵达法国港口,整个大西洋战局将不堪设想。

    从欧根亲王号甲板上拍摄的胡德号爆炸瞬间,皇家海军几十年来为之骄傲的巨舰,在炮战开始后不到10分钟就因殉爆沉入大海

    英国皇家海军迅速派出水上侦察机,四处搜寻俾斯麦号可能出没的位置。5月26日,一架执行侦查任务的PBY“卡塔琳娜”式水上飞机发现了正在朝法国海岸航行的俾斯麦号,立刻通过无线电,向海军通报了俾斯麦号的最新位置。对于英国人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也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他们终于发现了失踪两天之久的俾斯麦号;而坏消息是,在这个方位上,只有一艘可以对俾斯麦号发动攻击的军舰——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

    留给英国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尽管当时的海况非常糟糕,但是在获悉俾斯麦号的最新方位之后,皇家方舟号上驾驶剑鱼攻击机的年轻飞行员们还是斗志昂扬地行动了起来。他们发誓要用自己的行动,为胡德号上的同袍报仇雪恨!

    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英国人拦截俾斯麦号的最后希望

    下午14点50分,第一波15架剑鱼攻击机顶着恶劣海况,从皇家方舟号的飞行甲板上升空,前出攻击俾斯麦号。隶属皇家海军舰队航空兵第818中队的约翰·莫法特没有参加第一次行动,不过他回忆起了第一次攻击的一些细节:

    编队的带队长机装备了对海搜索雷达,观察员能够通过雷达发现海面上的船只,并且指明船只的方位。在距离俾斯麦号预估方位不到20英里的地方,长机的雷达发现了一艘在海面上航行的船只,于是编队离开了云层,准备发动攻击。出云之后,飞行员们发现这艘船依然在安静地向前行驶,没有发射任何防空炮弹。于是他们便按照原定商讨的战术,在几个不同的方向上对这艘船发动了鱼雷攻击。

    ▲博物馆中展示的一架装有ASV对海搜索雷的剑鱼鱼雷攻击机,在皇家方舟号上有不少剑鱼鱼雷攻击机都装备了雷达,这使得它们能够在恶劣气象条件下对海面上的船只发动攻击

    实际上,这艘不会对剑鱼编队开火的“怪船”,正是在舰队前方、用雷达监视俾斯麦号的皇家海军谢菲尔德号巡洋舰!万幸的是,在这批攻击机所投下的11枚鱼雷中,没有一枚鱼雷命中了谢菲尔德号。莫法特对此完全是哭笑不得:

    由于磁性引信极其不可靠,两枚鱼雷在入水的瞬间就起爆了。好几枚鱼雷穿过了巡洋舰的舰底,但没有爆炸。而另外三枚鱼雷则一头撞上了谢菲尔德号后方汹涌的尾流,轰然爆炸!意识到自己在攻击友军之后,剩下的3架剑鱼攻击机没有发动攻击,带着磁性引信的鱼雷返回了母舰。这三架飞机本该在降落前抛弃机上的鱼雷,但是其中一架剑鱼的机械装置发生故障,无法抛弃鱼雷。于是这架飞机只好冒险带弹着陆。在机轮接地的瞬间,这枚无法抛弃的鱼雷由于惯性从飞机上甩了出来!由于鱼雷已经解除了保险,而且它的引信又是‘灵敏’的磁性引信,甲板上所有人的心一下子被提到嗓子眼上。感谢上帝!这枚鱼雷还是没有起爆,这是我第一次为磁性引信不灵敏而感到欣慰!

    第一波攻击机群示意图,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见谢菲尔德号巡洋舰刚好与俾斯麦号的身影重叠,这使得长机的雷达将它误认为俾斯麦号

    飞行中的剑鱼攻击机,挂载一枚鱼雷

    第一次攻击失败了,英国人意识到,若是依靠不可靠的磁性引信鱼雷袭击俾斯麦号,其后果将会是灾难性的。第818中队的指挥官提姆·库德少校立即向皇家方舟号舰长请示:将下一波飞机挂载鱼雷的引信,更换为撞击触发式鱼雷引信。这很快得到了批准。傍晚19点整,紧张的整备工作终于完成,15架剑鱼攻击机再次被升降机提升到飞行甲板上。皇家方舟号迅速转向,将船头迎向超过50节的狂风,准备放飞第二波攻击机。由于天色已晚,留给英国人的攻击机会只剩下一次。如果他们不能在暮色中瘫痪俾斯麦号,这艘德国战舰将借助夜色逃离战区,并会在第二天的早上进入法国西岸德军飞机的护航范围以内,之前所有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

    在狂风之中,莫法特和他的机组——观测员达斯提?米勒、无线电员兼机枪手A·J·海曼登上剑鱼攻击机,和818中队的其他队友一起开始执行这趟极端危险的攻击任务:

    天气简直糟糕透了,站在在飞行甲板上,狂风就像锤子一样不断敲击着你的身体,简直就是要把你打倒在地。甲板非常拥挤,能见度很差。海水的泡沫从船身两侧涌起,海浪更是从甲板正前方直直打过来。由于天气非常恶劣,飞行甲板指挥官帕特·斯特林格中校不得不用绳子将自己绑在工作岗位上,指引我们起飞。

    斯特林格中校简直是我们的大救星,当他感觉航母正在朝波谷中下沉时,他就会给我们起飞信号。这样,起飞刚开始的时候会感觉到是顺坡滑下去,然后在最后一刻甲板往上一摆,就能飞过了大西洋的浪尖,而不是一头撞上去。在甲板上滑跑时,我得注意侧风不把我吹到舰桥上去,祈祷着我们能飞过小山一样高的浪尖;离开甲板的瞬间,我感觉自己的飞机不是从甲板上起飞,而是被航空母舰抛了出去!

    尽管巨浪滔天,但是这些小伙子们依然勇敢地驾机起飞迎战俾斯麦号

    升空之后,我们依然面临着很多困难:风力非常大,不断地有乱流吹袭着飞机,迫使我不断地与乱流搏斗。这就像是在坐过山车一样,飞机先是被迎面吹来的风顶着,然后又被侧面吹来的风吹得东倒西歪,最后风向又变成了顺风!云层也很低,云高只有600英尺。在敞开的驾驶舱中,我被寒冷的狂风不断吹袭着。不过,这次我们不用担心航线漂移的太厉害,因为俾斯麦号与母舰的距离并不远。

    在声望号战列巡洋舰上空集结好编队之后,我们向南转进了一片厚重的雨雾中,寻找正在跟踪俾斯麦号的谢菲尔德号巡洋舰,让它指引我们攻击俾斯麦号。俾斯麦号正处于38英里之外,方位在125°方向。我非常清楚这是一项多么重要的任务。在过去的两天里,每一位在皇家方舟号上的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我们必须要以某种方式阻止俾斯麦!我的全神贯注地驾驶着飞机紧跟着库德少校的座机,眼睛紧紧地盯着仪表盘,并且努力抑制住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感觉。

    声望号战列巡洋舰,该舰一直伴随在皇家方舟号身边,它成为了第二波舰载机集结整队的导航点

    我们找到了谢菲尔德号,在它的上空盘旋了几圈。它通过信号灯告诉我们:‘俾斯麦号在12英里之外。’这时候,我们在500英尺的低空,库德少校给出信号,要求我们开始爬升进入云层。我们很难保持在一起编队飞行。在6000英尺的高度,我们终于冲出了云顶,气温急剧下降,我们机翼在六分钟时间里就结了一层冰,严重影响了飞机的动力和操纵性能。我们非常担心这个,因为不能让飞机结上太多的冰。我一直在想要飞多久才能下降到暖和一点的低空里。

    我们是在晴朗的空域中飞行,底下是连绵的云层,十分钟过后,高射炮弹爆炸的烟雾就开始在编队四周出现。我们知道俾斯麦号就在附近,判断它已经通过雷达发现了我们的踪迹。

    20:00过后,借助天黑之前的最后亮光,莫法特所在的小队开始对俾斯麦号发起攻击:

    库德少校命令我们改为一列纵队,跟随着他俯冲穿云,发动攻击。我们试图保持在一起,但是厚实的云层使得大家无法完成这项不可能的任务。我的眼睛死死盯住高度计,预计到了600英尺高度就能冲出云层。俯冲速度越来越快,我开始担心这架飞机了,下面挂着一吨重的鱼雷,很难承受在改平拉起时的加速度。

    600英尺—400英尺,飞机依然被云层笼罩着。就在我还在嘀咕着云层到底有多低的时候,飞机终于在300英尺高度冲出了云底!我知道飞机正在朝海面扎下去,稳稳地拉动操纵杆,把飞机拉了起来,机翼和机身抗住了加速度。俾斯麦号出现在我的机身右方,我往西边飞得远了一点,冲出云层的位置距离它大约2英里。即使隔着这么远,我依然感觉俾斯麦是一艘巨大无比的船,比我们的母舰皇家方舟号大得多!

    身形庞大的俾斯麦号与个头短小的剑鱼攻击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此时,莫法特意识到剑鱼攻击机的队列已经完全打乱,各机组只能各自为战:

    我开始意识到周围就剩下我一架飞机,小队中其余两架僚机都不见了,他们肯定是在很早之前就冲出了云层。我没有多少时间来考虑自己的境地,因为俾斯麦号的防空炮已经在我出云的瞬间朝我开火了!高射炮弹在我前方爆开,100码开外的云层中一团红光。我出云后,高射炮继续射击,炮弹在我前面两发一组的爆炸,溅起一道道水幕。

    我下降时,有两发炮弹在我的右下方爆炸,冲击波猛烈撼动着飞机,几乎把我们一下子转了90度。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飞机的航向转了回来,对准目标,紧张地查看有没有被命中或者发动机受损的迹象。背后的两个小伙子们看起来很好,我们继续飞行,半人马座发动机轰鸣不已,剑鱼机的操作依然正常——但看起来不是非常好。

    这艘巨型战舰上的德国人正试图杀死我,这让人感觉很不愉快。我继续降低高度,俾斯麦号的身影越来越大,舰舯部的防空炮也开始向我开火了,炮口不断喷吐着橘黄色的火焰。刚才发威的大口径高炮没有跟着我们把炮口压到这个高度,但是舰上的小口径高炮和机枪则开始不断地朝我们射击,红色的曳光弹就像一道激流扑面袭来。

    我想起了以前在地中海作战,操纵皇家方舟号的机枪向意大利鱼雷轰炸机射击时的细节:目标飞得越低,舰上的机枪就越难打到,尤其是它飞到水平线下面的时候。于是,我开始降低飞机的高度,直至接近海面上波峰的顶端。海面上波涛翻涌,我不想被海浪一把打下去,于是就在大概50英尺的高度改平飞机,可能还要低一点。我很难确定这是否能奏效,因为从飞机正面打来的曳光弹依然非常密集。

    在莫法特之前,818中队的一发鱼雷击中俾斯麦号,但影响不大

    莫法特不知道的是,818中队的一发鱼雷已经击中这个庞大的目标。冒着密集而又致命的高射炮火,莫法特稳稳地控制住剑鱼攻击机,无所畏惧地向俾斯麦号的右舷直飞:

    在皇家方舟号上进行简报的时候,我们商议了各小队的战术。第一波三架飞机组成的小队将会在左舷方向用不同的攻击航路进行投弹,而第二波飞机将会在右舷做同样的事情。我们认为这会使得俾斯麦号上的防空指挥系统陷入混乱,让它难以躲避飞机投下的鱼雷。但是,我们的编队在云层中分散得非常厉害,实际情况完全是一片混乱。我感觉舰上每一门防空炮都在对着自己开火,炮弹就像冰雹一样砸向我们。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操纵飞机冲进攻击航线的,身体的本能一直在呼唤着我,要我转向躲避。尽管这冲动非常难反抗,但是我还是压制住了,飞得越来越近。

    我压下了一头扎进海里的恐怖念头,尽可能地降低飞机的高度。在飞行学校训练的时候,我被教导估算目标速度、使用驾驶舱内的一个标记杆作为准星来瞄准。不过,随着俾斯麦号越来越接近,它的身影开始变得越来越大,于是我决定挑选它的舰艏作为瞄准点。

    在密集的防空火力压制下,莫法特依然投下了鱼雷

    我听到了后座观察员达斯提·米勒开始向我大叫:‘还没行,还没行!’我开始想:‘他是不是疯了?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当我转过头来,才发现他的半个身子已经探出了驾驶舱,正在紧紧地盯着海面上的大浪,帮我确定投雷的时机。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的鱼雷可能一头扎向海底,甚至被大浪打飞,彻底离开本来的航线!我们离俾斯麦号越来越近,它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大,我开始嘀咕:‘该死的,米勒在等什么?!’接着他说:‘投雷吧,乔!’(莫法特的别名)我立刻按下投雷的按钮。米勒向我报告:‘看起来这枚鱼雷跑得很顺!’

    注定俾斯麦号沉没命运的一击——莫法特发射的鱼雷击中了俾斯麦号的船舵

    整整一吨重的鱼雷顺利投放,莫法特的使命结束,但他的返航之路依然要面临重重困难:

    当剑鱼攻击机投下沉重的鱼雷之后,飞机立刻跃升至了更高的高度,进入到头顶上方的枪林弹雨中。我奋力地让飞机保持低飞,遏止住侧滑急转的念头,不然俾斯麦号的防空炮手就能获得一个更大的目标投影。我一直保持飞机在低空,然后做了一个方向舵左转,并且推满油门,心想着:‘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吧!’俾斯麦号的防空炮弹继续追赶着我们,但我一直保持着很低的高度飞了3000码,一路祈祷不被炮弹击中。我很想早点钻进前面云里,但是心里面非常明白过早爬升将会让自己成为靶子。最终,我感觉已经远离了俾斯麦号,于是开始拉起飞机爬升到更高的高度。在爬升到300英尺的时候,两颗大口径防空炮弹再次在我们后方爆炸,但是之后就再也没有炮弹袭来。

    我让米勒提供母舰所在的方向,但是我想他当时根本做不到。‘找一架带有雷达的剑鱼跟上去!’米勒向我喊道。我发现了一架810中队的剑鱼,并且一路跟在他的身后。由于天色已晚,能见度变得非常低,母舰启动了导航无线电信标引导我们返航。当我在母舰上空盘旋,准备进场着陆的时候,飞行甲板依然在波峰和波谷之间大幅摆动。上一秒钟,你能看见飞行甲板就像一堵墙似得横在你面前,但是在下一刻,视野里出现的却是皇家方舟号尾部的螺旋桨在海面上翻滚!

    斯特林格中校依然将自己绑在岗位上,准备在危险的时候示意让我离开,不过我成功做到了。机轮猛烈地撞击在甲板上,尾勾勾上阻拦索、发出‘叮当’一声,在那一刻,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奇迹般地,参与攻击的攻击机全部成功返航,只有几架飞机轻微受损。

    当我们降落之后,地勤人员迅速爬上驾驶舱,记录下任何需要维护或者维修的事项,我们在地勤人员帮助下离开了驾驶舱。我感觉自己身体很僵硬,很痛,就像已经开了一整天的飞机似的。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我几乎耗光了身体的所有精力。

    攻击完成之后,剑鱼攻击机的飞行员们还要在夜间,并且巨浪滔天的情况下着陆在皇家方舟号的飞行甲板上

    此时的莫法特还不知道:晚间21点05分,他投下的鱼雷命中了俾斯麦船舵,将该舰两个方向舵卡死在左12度位置上,彻底断送了德国人逃跑的希望。黑夜之中,俾斯麦号上的“莱茵演习”行动指挥官京特·吕特晏斯向德国本土发去一封绝望的电报:“我舰已不堪操控,将会战至最后一弹!”

    第二天早上,另外两艘英国战列舰罗德尼号和乔治五世号,赶到了这片海域,与俾斯麦号展开激烈炮战。由于船舵受损,俾斯麦号上的舰员无法稳定船只的航向,严重影响了舰上主炮的射击工作。在经历了一个小时的炮战之后,俾斯麦号的主武器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能力,无助地漂浮在海面上,上层建筑的多处地方正在熊熊燃烧。此时,818中队的剑鱼机群再度赶赴俾斯麦号上空,莫法特驾机在填上盘旋,亲眼目睹了让人震惊的场面:

    第二天早上7点钟,我们再次收到了出击命令。当我们来到这片区域时,这里正在发生激烈的战斗。风力已经没有昨天那么大了,我们降低到100英尺,到了俾斯麦号的另外一边。当编队靠近到1000码距离时,我们准备再次对俾斯麦号实施鱼雷攻击,但是在最后关头那艘船转了过去,于是这次攻击也就没有发生。当时的场面并不好笑:上百号德国水手漂浮在海面上,他们不可能活下去。

    英军罗德尼号战列舰正在使用主炮炮击远处熊熊燃烧的俾斯麦号

    27日早上,一架围观俾斯麦号归来的第818中队剑鱼攻击机正准备在皇家方舟号上着陆

    在冰冷的海面上浮动的俾斯麦号幸存者,由于德军潜艇U-74在附近海域活动,导致英国舰队加速脱离了该区域,不少幸存者都没有被英军舰艇救起,最终冻死在海面上

    5月27日10点36分,俾斯麦号在海面上倾覆,庞大的船体迅速消失在海平线上。早上11点整,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在下议院聚集起议员们,向他们通报追击俾斯麦号的最新情况:“就在今天天明时刻,俾斯麦号正被我方战舰攻击和追逐,我不知道事情的详细结果,但是看起来这艘战舰并没有被炮火击沉,我相信我们的战舰现在正在使用鱼雷击沉他。就像我们损失的胡德号一样,俾斯麦号是德国人最新锐,最强大的战舰,它能够有效地帮助德国海军夺取北海的制海权,并且封锁北方航路。”就在丘吉尔刚刚坐下的时候,旁人递给了他一张纸条,他立刻站起来再次宣布:“先生们,刚刚收到的消息,俾斯麦号已经沉没!”四周的议员们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声,这场长达一周的大洋追逐战,终于迎来了结束。

    从巡洋舰多塞特郡号鱼雷发射管战位拍摄的俾斯麦号倾覆照片,这艘德国人引以为傲的巨舰,最终倾覆在大西洋洋面上

    纵观俾斯麦号的最后一战,英国皇家海军为了击沉这艘超级巨舰,出动大批舰队,付出胡德号沉没的代价之后,方才如愿以偿。纵观北大西洋海域这跌宕起伏的追击作战,莫法特投下的那枚鱼雷显得尤为突出,正是它成功拖住了俾斯麦号,为皇家海军大部队赢得了宝贵时间。毫不夸张地说,莫法特几乎就是击沉了俾斯麦号的人!

    战争结束后数年,莫法特才知道自己投下那枚鱼雷的意义:“后来,我听说有一枚鱼雷击中了俾斯麦号的船舵,瘫痪了它的机动能力。多年以来,我一直不敢肯定是不是自己击中的,也没有对外宣称我击中了俾斯麦的要害,但是官方现在已经认定是我击中了俾斯麦号的船舵。看来,当时只有我在能够击中俾斯麦船舵的阵位上。我的观察手米勒在得知消息后感叹道:‘天哪!就是这样!’”

    二战结束后,年轻的莫法特回到了格拉斯哥,他在那里读上大学,并且获得了酒店管理系的文凭,开始了普通人的生活。怀着一个剑鱼飞行员的自豪感,莫法特在晚年出版了一本记载剑鱼部队战史的回忆录《我们击沉了俾斯麦号》。然而,在付梓前,为了获得轰动效应,书商将书名改为《我击沉了俾斯麦号》。

    2016年12月21日,约翰·莫法特——有史以来最传奇的剑鱼飞行员去世,享年97岁。

    年老的莫法特正站在一架剑鱼攻击机的旁边合照留念,他在2016年12月21日去世,享年97岁

    莫法特的传记《我击沉了俾斯麦号》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位置:首页 > 军事
    小时候可屌了2017/8/14 0:40

    胡扯什么,击穿点是胡德高炮发射药仓库,不是主炮弹药库,水下残骸没有勘探完毕,无法断定必是俾斯麦击沉了胡德,欧根亲王的203主炮一样具备击穿胡德高炮发射药仓库的可能

    看尽落尘花2017/8/12 7:28

    箭鱼鱼雷机携带鱼雷时速度不会超过200公里每小时,可谓缓慢沉重,看来德军引以为豪的高射枪炮形同虚设

    雨后有彩虹2017/8/9 19:19

    俾斯麦号有重大缺陷,火炮指挥所防护不够

    陌沫之秋2017/8/8 17:17

    胡德号被俾斯麦号击沉?这个还没有定论吧!

    xyy4582133272017/8/7 10:31

    一炮打到了胡德的二号弹药库!

    初心2017/8/7 0:09

    英国人这种老掉牙的飞机把俾斯麦葬送了,德国人脸上挂不住呀

    加载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
    让英雄的血不白流,科学的分析歼11BS与歼15的迎角事故
    让英雄的血不白流,科学的分析歼11BS与歼15的迎角事故

    国内J11系,J15系出现飞机姿态突发过仰事故已经有很多起了,有些事故没有严重的人机损失,没有报道,也没有引起重视,有几次事故严重到引发飞机空中解体或坠毁,才慢慢被外界关注到。一说起苏27,大多数人都会把它和普加乔夫眼镜蛇这个招牌动作联系起来...

    张聚恩老师心目中的12位近代中国航空先驱
    张聚恩老师心目中的12位近代中国航空先驱

    我的第145篇微文,缅怀和介绍了我心目中的、在开拓世界航空科技事业中做出历史贡献的十位巨匠。文中写道:无数前辈和先驱前仆后继,奉献出他们的聪明才智,甚至宝贵生命,才奠定了现代航空的基业。不同民族、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先知先觉者...

    设防中国俄要独立研发中俄宽体大飞机发动机
    设防中国俄要独立研发中俄宽体大飞机发动机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当地时间9月1日,俄总统普京在雅罗斯拉夫举办的全俄公开课上开讲,强调俄作为一个世界大国必须具备独立发展航空工业的决心与能力,并透露即便没有中国参与,俄方照样有能力独立研发中俄宽体大飞机使用的PD-35型大推力发动机。

    中国航母舰长:博士毕业后第一次到部队开船,师傅让我跳海去死
    中国航母舰长:博士毕业后第一次到部队开船,师傅让我跳海去死

    2012年9月25日,我国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号”正式交付解放军海军投入现役。这艘巨舰的舰长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一直是人们关注的问题。本文综编自微信公众号“CCTV1开讲啦”(ID:CCTV1kaijiangla),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美军F-16C战斗机撞上飞鸟后机毁人亡盘点鸟撞后的惨烈现场
    美军F-16C战斗机撞上飞鸟后机毁人亡盘点鸟撞后的惨烈现场

    鸟击又称鸟撞,是指鸟类与飞行中的人造飞行器、高速运行的列车、汽车等发生碰撞,造成伤害的事件。飞机起飞和降落过程是最容易发生鸟击的阶段,超过90%的鸟击发生在机场和机场附近空域,50%发生在低于30米的空域发生,仅有1%发生在超过760米的高空。

    NASA的F-18战机在超音速科研飞行中制造多次音爆
    NASA的F-18战机在超音速科研飞行中制造多次音爆

    NASA 将会放飞图片中的这架F-18研究用途飞机,这架飞机是从位于加州爱德华的阿姆斯特朗飞行研究中心滑行到这条跑道上的,它将在肯尼迪航天中心的上空制造音爆。空中和地面上的设备将记录音爆,为NASA研究人员提供数据,帮助他们更好地理解大气湍流对音爆的影响。

    数据说话:97起冲出跑道的事故中,原本82%是可以避免的!
    数据说话:97起冲出跑道的事故中,原本82%是可以避免的!

    摘自《精通大飞机运行与性能》红色为事故率,黄色为起飞次数,数据显示,60年代至90年代,起飞次数增加了8倍,事故率降低至原来的22%。无论是波音还是空客飞机,其实手册中都是经过专家和律师多次审核过的,所以有些规则或者倾向性不能说得很具体,尽量不能有任何漏洞可钻!

    接招吧!六大科技让未来飞行便捷又炫酷
    接招吧!六大科技让未来飞行便捷又炫酷

    图:Zunum的电动飞机摄影:Businessinsider据Business Insider报道,航空旅行正处于巨变时代,随着创新速度加快,航空公司和飞机制造商们也在奋力追赶创新的步伐。一般而言,一款新飞机进入服务需要十多年的发展...

    歼15舰载机频繁发生故障,顽症何时能消?
    歼15舰载机频繁发生故障,顽症何时能消?

    央视新闻15日面对面节目专访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一级飞行员曹先建,讲述了飞行训练中遇到重大飞行事故,重伤后努力恢复,重返蓝天的故事。在采访过程中曹先建仔细叙述了事故过程和细节。2016年4月6日,曹先建驾机陆基模拟训练过程中。

    相关推荐
    中国是只没翅膀的鹰?他给安上第一双翅膀!
    中国是只没翅膀的鹰?他给安上第一双翅膀!

    99%的军迷忍不住点这里来源:本文由指尖阳光综编自“CCTV1开讲啦”(CCTV1kaijiangla)中国直到60年代,都没有一架属于自己的喷气式飞机,所以当时有国外记者讽刺说:“中国是一只没有翅膀的鹰”。

    歼20数百亿的隐身技术会被一片云打败?专家说别瞎操心!
    歼20数百亿的隐身技术会被一片云打败?专家说别瞎操心!

    作者:张凯宁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看到高空中一架飞机后边拉着一条长长的白色烟带。在航空飞行表演中,我们也经常看到表演的战斗机后边拉着五颜六色的彩色烟带,甚是漂亮。但是这些烟带是怎样形成的?执行战斗任务的战斗机拉烟带对执行任务有没有影响?

    人生,就是一路选择,一路坚持
    人生,就是一路选择,一路坚持

    学习临摹书画的绝佳资料漫步人生路邓丽君 - 邓丽君精选2人生不易,我们要有良好的心态!生活的无奈,工作的压力,家庭的重担,难免有时会苦恼郁闷,心烦意乱,脾气暴躁。其实,心态平和很重要!我们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别太难为自己,遇事不要斤斤计较。

    江苏渔民捞起的“鱼雷”恐另有玄机,外形尺寸酷似美国水下机器人
    江苏渔民捞起的“鱼雷”恐另有玄机,外形尺寸酷似美国水下机器人

    作者:虹摄库尔斯克据报道:近日,江苏连云港渔民王先生和船工出海捕鱼时,误以为渔网挂住了大鱼,便将其拖到了船上,谁知是个铁家伙。由于船员们不清楚这个铁块是什么,上岸后便拉到各废品回收站准备交易,但均遭到了拒绝。

    朝鲜战争:大多数阵亡者都是被炮弹直接命中
    朝鲜战争:大多数阵亡者都是被炮弹直接命中

    提示:↑上方"史客儿"免费关注!● 原创投稿请至:historymook@sina.com在主力动身前往釜山之前,中国军队又在计划给我们制造麻烦。第120炮兵连的先遣尖兵已经抵达,新任连长L.G.威尔克斯少校以及B排的新任军士长和其他几个人先期从香港乘飞机赶来...

    波音757在天上绕了3小时,为什么没有空中放油?
    波音757在天上绕了3小时,为什么没有空中放油?

    作者:愤怒的葡萄善哉善哉!阿斯塔纳航空KC1392终于在厦门高崎国际机场平安落地了,为什么盘旋几个小时才落地 ,是不是觉得有点奇怪?这里边的因素很多,有机场需要应急准备的时间因素,有机组了解掌握故障原因、以及应对故障的因素,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飞机搭载的燃油量的因素。

    我们期待的十九大女代表们抵京啦
    我们期待的十九大女代表们抵京啦

    中国进入高光时刻,世界进入北京时间。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将于10月18日在京召开。这两天,2200多名代表们已陆续乘飞机、火车和汽车抵达北京,肩负着450多万个基层党组织和8900多万名党员的重托,参加这次举国关注、举世瞩目的大会。

    成长中的进化论|关于进化论的一些常见误区(一)
    成长中的进化论|关于进化论的一些常见误区(一)

    引言1 误区一直都在大家好,感谢主持人的介绍,今天非常高兴能够跟大家交流一下有关进化论的一些知识,我报告题目是《关于进化论的一些常见误区》。俄裔的一位著名的生物学家叫杜布赞斯基,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Nothing in biology ma...

    原来护士喜欢这样的医生啊!
    原来护士喜欢这样的医生啊!

    在病人眼里,医生只有分技术好的和技术不好的,但在长期和医生搭班工作的护士眼里呢?恐怕就不止这两种了。作为一个护士,工作中遇到过很多好医生,我给他们总结成以下7种类型。看看你属于哪一类吧。临床工作压力很大,尤其面对不讲理的病人和家属时,好脾气就是很有必要。

    相关标签
    Copyright © 2015 Wanhuaj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万花镜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9027号 值班QQ:3012642954 邮箱:wanhuajingnews@qq.com